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生态文明 > 林苑文学

核桃记

来源:
日期:2017-09-04
【 字体:

  
  七月,静静的山谷。那山谷仿佛是山核桃的部落,一棵棵山核桃树,粗粗的、壮壮的,肩搭着肩,手扯着手,簇拥着,从沟口一直延伸到山谷尽头。
  一条小路,一条伐木工踩出的小路,沿着逶迤的山谷通向密林深处。
  偶尔一阵轻风从山坡吹进山谷,抚摸着树梢,就会有几颗鹅黄色的果实悄悄地跌落,当它们触碰到地面上厚厚的叶子时,会发出一个并不清脆的声响,以证明自己的存在。这就是山核桃,人们常说的山珍,那可是不打折扣纯天然绿色食品!
  一个伐木工提着蛇皮袋子,上下班的路上弯弯腰,每天便可捡回大半口袋山核桃。工友们都学了起来,上班时早走一会儿,下班后晚归一会儿,几日功夫,作业区的房前屋后都晾满了核桃。从高处望去,几间作业区宿舍就像核桃海洋中歪歪斜斜的小舟。
  山里有句老话:七月核桃八月梨。说的是核桃在七月已经成熟。核桃的收成要看年景,雨量、霜冻、病虫害,完全靠老天爷照应,可以说是老天爷赐予的食品。
  那一年风调雨顺,核桃多得异乎寻常,每棵核桃树都不甘示弱,每个枝头都挑着一串串核桃。路边那只有三五岁树龄的小树,也努力地擎出十串八串,在回报养育它的大山。夜里有雨或有风,第二天清晨那鹅黄色的果实就把千沟万壑铺满。
  我再也没有见过山核桃那么好的年景。那一年我二十四岁,在长白山中的一个林场当伐木工。
  十多年后,我离开了那片森林,住进城里。每逢有秋风掠过枝头,我就会问从山里归来的人:今年收山吗?今年山核桃多吗。每个秋天我和妻子都会进山几次,亲眼看看那结多或结少的核桃树才心甘。
  那长白山老林子里的山核桃品种有很多。有的树生的核桃个儿大且有型,像个矮胖子,适合把玩。有的树生的核桃有些瘦长,可并不缺少营养。还有的树生的核桃头尖臂部大,坐得稳当,有点像金字塔。偶然,你还会发现几个连体的,这种适合做挂件,一对可卖百十元哩!那一年,我有个重要发现,在深谷的最尽头,生长着一棵圣诞树形状的核桃树,一串串果实像一串串大粒葡萄挤掉了叶子。我使劲儿摇了摇枝干,那片鹅黄色顷刻间铺满一地。剥下皮来,个个核桃只有手指盖大小。整棵树捡完了也只有大半个蛇皮袋子。回到家,让搞收藏的朋友瞧见,他那本来不大的眼睛立时放出异样的光彩。他说这种袖珍核桃是极少见的,能卖上大价钱。我这个人经不住夸,大半袋核桃送给了他。
  昨夜,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那条簇拥着核桃树的山谷,梦见了秋风吹过铺满山谷的那片鹅黄,梦见了我捡了满满一袋子山核桃扛在肩上,揣着满心的欢喜往回赶路,走着走着,笑醒了……(程伯承)
(责任编辑:省林业厅杨昌宇)
  
  • 主办单位:吉林省林业厅 承办维护:吉林省林业信息中心 地址:长春市亚泰大街3698号 吉ICP备1200135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