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生态文明 > 林苑文学

教师节 想起一位老师

来源:
日期:2017-09-12
【 字体:

  
  记忆中,童老师好像教了我三年小学,应该是二三四年级。她是文革时青岛下放到农村的知识青年,结婚留在当地没有回去,她爱人我只见过一次,大高个,那时也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,但仍能看出年轻时肯定是个翩翩英俊少年郎,我猜,童老师是为了爱情才放弃返城的吧。 
  童老师教我时也是四十多岁的年纪,她有两个儿子,一直带在身边,我们村离她自己的家不算近。大儿子当时应该在别处读初中,所以对他的记忆很模糊。小儿子比我高两级,长的像是画里的哪吒或善财童子一样的粉雕玉琢,她跟两个儿子,住在村里给腾出的两间房子里,现在想想,他们那时的生活,应该是很苦的。 
  今天,独独想起童老师,当然因为她是所有教过我的老师之中,对我最好的一个。其实可能上学时成绩一直很好,加上人又乖巧,几乎每个教过自己的老师都对自己不错,与童老师,似乎除了一般的师生情谊,另有一种仿若母女亲情的感觉在里头,她对我的偏爱有加,大约也是自己没有女儿的缘故。 
  记得那时学校里有自己“勤工俭学”的田地,都是种些简单的庄稼。有次收了豆子,摊在一张大席上全班同学蹲在太阳底下往外捡石子,秋阳晒久了也有热辣辣的感觉,童老师另摊了一堆在她办公室里,领着我和她的小儿子在屋里捡,至今清晰的记得屋外的同学羡煞的眼神。 
  童老师脾气很急,常常被自己儿子或班里一群猴孩子气的满嘴泡,每每看到她恨铁不成钢的呵斥我们时,没有踹踹然,小小的心里竟有微微的疼。在一个孩子的所思所想里,觉得能让老师开心的,唯有好好学习吧,那时,自己总是努力在最短的时间里背完她布置的作业,急忙举手第一个跑到她跟前嘚吧嘚吧的背给她听,边背边看着她欣慰的笑,小心眼儿里满是自豪与满足。她教的是自然课,可能当时太过用心,现在仍能依稀背出水为什么会蒸发,为什么能呵气成雾等简单但在那时觉得复杂的不得了的问题。
  类似于芝麻绿豆一样的桩桩件件小事情,慢慢沉淀出至今不能淡去的一份感情,想起她彼时妈妈一样看自己的眼神,心底流淌过的温暖不减当年。
  童老师后来是怎么调走的,已经记不清楚,孩子的世界小如豆亦大如天,对于分离,似乎没有太深刻的体会。大约上中专时,听同学说她大儿子得了重病,好像是肾衰,小儿子书读得不好早早的去了海尔上班,心里不免萋萋然,以童老师刚强的性子,不知是怎样熬过那样的艰难岁月。一次和同学提到她,约好要去看她,也只是兴起时说说而已,并没有真的成行,表面的借口是不知道她家在哪里,其实如果有心,何愁寻觅不到?可能时间隔得太久,虽然距离并不遥远,却不知猛不丁的去看她,要从何说起。上班后有一天看电视,竟然机缘巧合般看到青岛台在播童老师的事迹,急急的看她容颜的每一点改变,没听见电视里说的什么,早已是满面的泪水。 
  流水光阴里,很多种感情容不下我们安静下来慢慢的审视与打理,一路糊涂的走来,得到着,失去着,忽略着,因为惰性,因为胆怯,因为习惯了简单与漠然,习惯了机械向前,分开多年,竟没有再见过她一面,只有偶尔轻若薄雾般淡淡的挂念,不知她现在的生活,是不是静好如花。今天,让我想起她,唯有浅浅地思念,深深地祝愿。(李丽霞)
(责任编辑:省林业厅杨昌宇)
  
  • 主办单位:吉林省林业厅 承办维护:吉林省林业信息中心 地址:长春市亚泰大街3698号 吉ICP备12001355号